一顾毁人城

间歇性发病。

不要看我的这些文章,都是黑历史

lofter出了什么bug?爱心点完一刷就没

今天一同班男生(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可能真的是我班班草……)问我:你有没有……就是那种……那种视频……

我:???

搞什么求资源不应该问自己基友吗???我看起来那么像老司机吗?

不过在他表示GV也行的时候……

我:上车吧。

妈的我真不想承认我曾经以为在我班一众歪瓜裂枣里他还可以。

妈的。

微博莫名其妙的密码错误,绝望。


独诞日开放点梗w

独诞了居然什么都没准备好 இДஇ


那今天开放点文,cp限定右独


最近梗荒所以最好给我个梗吧


点的格式大概是cp+梗


嗯最近在写the A to Z所以如果梗是个单词的话最好w


就是这样吧,估计玩不起来


不好意思占个tag


给《空王冠》的长评(也不是很长)



Lof我不会艾特人啊看不看到只能随缘(?)

手机端的评论字数限制已经要把我neng疯了


决定很认真的写一次评论!


我爱太太你啊!!!!😘😘😘😘


神罗真是太可爱了QAQ


语文老师说,你有多爱一个人,就看你用她的文章能答多少分的阅读理解【语文老师·没有说过


啊,怎么说呢,其实刚看aph的时候我厨的是神罗还有小少爷


后来发现……神罗相关的粮真的好少哦……尤其是我还吃不下初恋的时候【躺

可以想见我看到太太开始搞神罗了竟有点激动(虽然说着搞神罗好丧病哦其实我,我好兴奋啊)


自己历史也不好,对神罗的了解其实也只限于其他人用烂的那几个虐梗吧【惭愧


所以看太太的神罗刚开始还是有点小懵逼的。

后来自己也有翻第一帝国的历史资料什么的,心中不由感叹“啊,原来真的是这样。”

太太的神罗真的是太让人心疼了……我是真的受不了这种,明明自己很痛苦却要说“我很好,谢谢”的角色啊……看到就觉得好想抱着他一起哭啊😭😭


还有不敢去期望普的承诺……这种极低的自我认知一定是因为受过很多伤害形成的 ( •̥́ ˍ •̀ू )内心满是“我这样的人一定没人在意”的自我嘲讽……我心好痛 ಥ_ಥ


一开始还没有在意题目什么的,回看的时候看到题目真的有点怔住了吧,心中涌出那种不可名状的情感,让我非常想答一发标题含义【捂脸


“空王冠”既暗示了神罗没有实权受人摆布的悲惨命运,为想要摆脱这种境遇却不得的苦苦挣扎的情节做了铺垫,又以一个“空”字点明了人以后的命运,令人唏嘘叹惋,不禁感慨物是人非、世事难料,昔日故人早已不再的心酸薄凉,悲从中来。

↑快告诉我我的理解是不是满分(强行调节气氛)


PS.我也好爱BBC历史剧啊跟太太的历史向长篇都有一种恢宏之感w


神罗,真的是蛮令人悲叹的一生,短暂,屈从,逆转不了的命运。


感觉太太的这篇和最后通牒有一点点像(这篇走向一定是虐对吧【微笑),就是那种虐,都是从开始就注定结局,刚看完还没什么,过几天回味就发现那种悲哀已经慢慢渗进来了,用一个很烂俗的比喻:像潮水漫过沙滩,退过后,沙滩看起来平整干净,但咸涩的海水已经渗进了每一粒沙砾【手动再见


回顾了一下写的这些字,好像真的在评论的没多少……


写的比较仓促,如果看起来很尴尬什么的,都是我的问题,我的语言文字还不够来评论这样的文章【哭


最后表白!太太我喜欢你啊!


顺便算请个小假吧,已经是初三生了,学习和平时生活还有其他什么都遇到了好多问题,十一之后打算收收心,先把重度网瘾治治(我不是去电击啊),可能不能及时写评论什么的了……超抱歉的啊但是太太我爱你至死方休啊【?


【英独】The Muse

The Muse

诗人英×(人鱼)独

一篇短小的英独,带上我把另一篇拖了好久的歉意。

警告:监禁出没。说是英独其实并没有独。角色死亡注意。

*灵感来源同名短片。

摘要:所有炽烈到疯狂的爱情,源自于臆想。



海风是咸湿的,所到之处留下了一股苦涩的味道。


迟缓的屈膝,随着浪而漫上的海水浸湿了衣摆。细沙从指缝中流淌而泻,贝壳的残片渐渐显出,安静的躺在掌心,被沙砾磨损得已不再光洁。


骤然收紧手指,阵阵刺痛使他获得片刻清醒。


这形单影只的怪人苦笑一声:“我更像是你的囚徒。”




你可以用颓唐来形容任何一位失意的诗人,痛失所爱的痴情男子,而亚瑟柯克兰正属于这两者。因爱恋而失掉的心灵*,真的会因打击而回到自身,还是彻底消失?


天海交接的地方是灰暗的尽头。墨色的海水发狠的击打着礁石。

出海的人要小心了。

这念头使他打了个寒颤,没有人会在这时出海的,除非受了海妖的蛊惑。


我的卢莎卡。


我宁愿死在你的利刃下。


注意力能集中于此刻是件好事。

这意味着在这一刻他的精神属于自己,而非在深海中飘忽。


沉重的衣物使站立这个动作有些迟缓,海水和沙粒加剧了手指伤口的疼痛。

快些作决议吧。




亚瑟在午夜时惊醒。然后他听到了歌声,穿透了夏夜的燥热,海风的低喃和海洋深处。

老旧的留声机缓慢流淌出音乐,潮水般涨起又落下。


德沃夏克的歌剧有些令人烦闷。


吱呀的转碟声停止后,房间里只余下空旷的回声。

不过还是要以防万一。


地下室的温度低了很多,在这样一个夏夜里,竟给人带来些许凉意。水滴击打在玻璃上,又反落回水面。沉默的淡色双眼,依旧平静的注视来者。


“你不需要睡眠么?”亚瑟觉得自己的声音很突兀,不过他倒也不希冀回答。他一直怀疑那些传唱神话传说的人是否真的相信自己所说的——水中生物如何拥有语言?

况且他们不需要开口。

只要注视着,便是魔咒。


苍白的脸不知不觉染上了狂喜。

沉默的美,呼吸的诗。


玻璃因为皮肤接触而上了一层雾。

他的脸一定是模糊而扭曲的,但不被折射所影响的一定是那碧色眼睛中的狂热。



这情感到现在也不曾少去一分。

亚瑟虔诚地将唇压在玻璃上,呢喃着写给海洋的情诗。唇间的吐息温暖了这一小块结雾的透明材质。当他缓缓地睁开双眼,依稀见到那冷漠的浅蓝,在深海注视他。


人逃不开一场虚妄的爱。


指尖触碰着这片冰凉,向下移动,摩擦出的声音并不锐利,留下一道模糊的痕迹。


唯一能做的是沉沦。


视角开始变换,居高临下地看着曾囚禁他毕生所爱的玻璃牢笼,可能因为光线,它看起来是无尽的。


如果那臆想最终消失——


亚瑟七岁时被斯科特嘲笑了一年,因为他拒绝学习游泳。他本来觉得呛水会很痛苦,但并没有。水漫之处是冰冷和僵硬。至于漫过鼻腔时,那感觉像是他从来不用呼吸。亚瑟感到水在肆意流淌,激荡着,把他拖拽进深海。黑暗中有一抹浅蓝,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那就从最初把它找寻。


A shrivelled, lifeless, vacant form, 

一枝枯萎,死寂,茫然的形影, 

It lies on my abandoned breast, 

萦绕在我孤寂的心中, 

And mocks the heart which yet is warm, 

以其冷漠,沉寂 

With cold and silent rest. 

嘲笑我那温热如故的痴心*



“所以,波弗诺瓦先生,这就是我表哥留给我的遗产?”戴眼镜的青年大大咧咧的靠坐在沙发上,激起一些浮尘,“住在这种鬼地方,不疯才是有问题。”

“鉴于柯克兰先生没有其他亲属,的确是这样。”金发律师又补充一句:“他的血亲斯科特柯克兰是个水手,前几天遇了海难。”

“他有癔症,柯克兰家的遗传病,”阿尔弗雷德好像根本没听见他的话,随意的捡起一张纸片,是《水仙女》的票根,翻看了几眼又扔到了茶几下面,“做个诗人倒是挺合适。”

“自杀也很合适。”

“确定是投海?”

“也不排除是在风暴天驾驶小船。”

“听起来很像个诗人会做的*。”

听懂了其中的暗意,弗朗西斯有些奇怪:“听起来你们关系不太好。”

“不太熟而已,”阿尔弗雷德指向一个与房间格格不入的玻璃水箱,“那是什么?”

“可能是柯克兰先生的收藏爱好而已,原来是放在地下室的。”

阿尔不以为意的耸肩。他懒得揣测这位诗人先生的癖好。当他环顾四周,余光不由自主的瞥向了那奇怪的藏品。


“如果您不需要这间房子,您可以选择把它卖——琼斯先生?”

“噢,没什么。”阿尔确信那只是什么光线的把戏。

“我刚才说的——”

“不必了,谢谢。”


————————end——————————

文风总是在往莫名其妙的方向上变。


*化用自《约翰克里斯托弗》

*雪莱的《一枝枯萎的紫罗兰》

*雪莱死于风暴


还是,欢迎任何形式的意见与建议





悄悄放一个预告以证明我还活着⊙ω⊙

CP:亚瑟·柯克兰/莫妮卡·贝什米特

“您战无不胜吗,柯克兰先生?”孩子纯净的眼里映出壁炉里的火光,跳动着温暖的好奇。

“哦,彼得。你应该知道,没有人能一直正确。”粘稠的糖浆被倾入茶汤,沉进杯底。

“连您也不例外吗?”

茶匙敲击杯壁叮叮当当的声音停滞了一下。亚瑟·柯克兰苦笑一声:“我想是的,连我也不例外。”

    看出了孩子想要寻根究底的意愿,亚瑟轻咳:“你该去睡觉了,彼得。记得你的祷告。”

      “晚安,柯克兰先生。”孩子带走了烛台。壁炉里的木柴噼里啪啦的响着,最终以短暂的热烈结束了光辉。月光从他背后的落地窗散进来,照亮了一片孤独。

       亚瑟端起了他遗忘许久的茶杯,把那凉透了的饮料凑在唇边。

“何必加那么多糖呢,亚瑟?”

       苦涩在口腔里化开。

“你说的对,莫妮卡。已经无可挽回。”

    这位老绅士叹息着,在黑暗中自言自语:“早已过去多年。”

————————分割————————

这篇英独娘是我两个月前就暗搓搓地想写来着,本来都画好导图了,后来自己觉得情节略俗套就想弃了来着。在校车上闲着没事给三次元小伙伴(不混圈)讲了下情节,鼓励我一定要写出来呜呜呜呜感谢小天使😭😭

又到了许愿的时候了 (´・ω・`)


如果期中能考全班第一我就把一个米独长篇毁成的短篇集肝完发出来www


本来我写文一直都是想到哪写哪,前几天好不容易为了个坑画了思维导图各种完善,结果放了几天就觉得什么玩意删掉好了。


写文,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开心【手动小太阳


考不了第一怎么也得进前五啊不然怎么见江东父老

进不了前五我写三十页高考五三!

不删!


不要给一个神烦的朋友安利aph

给朋友安利aph的艰辛日常

三次元里没有同好真是寂寞如雪

给朋友安利时真是满满的尴尬与悲伤

记录下我尴尬的日常


队长&队长

给朋友看手机里的路德图片(当然是正常的那种 (ಡωಡ) ):你你你你你快看这个队长我要窒息了!!!!这人怎么这么好看!!!(尖叫)

朋友:队长……美队吗?

【想当年这货还是我安利进欧美圈的

我:我的内心十分波动,甚至想打人

但是别说这俩好像还真挺像的……

金发碧眼大胸翘臀的(快闭嘴你这个痴汉)

脑补一段打破次元壁的对话:

美队:我是整个团队的胸器担当

路德:……我也……

美队:我曾是个军人

路德:我差不多也是个军人

美队:他们总说我操心太多

路德:我的确操心太多

美队:我们去喝一杯吧,顺便一提,我打过二战

您的好友【沉默的路德维希】已上线

美队:专打德国佬的九头蛇,我跟你说,纳粹真不是人……等等,你这军装好眼熟啊……

路德:hail hydra

WTF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朋友:你这剧情走向不太对啊

我:这俩是阶级敌人啊,还能指望一见如故,把酒言欢, 然后获得生命的大和谐吗?!!!这邪教我不约 Σ(-`Д´-ノ;)ノ


还是这个朋友,我要给她安利科技组

我:你看看历史!米独真的很……

朋友(打断):所以说这俩是叫种族歧视组吗?

我:……Excuse me?!!!

这他妈就非常尴尬了

算了,也许我不该先安利西皮的


那我就给她安利英先生好了【悲伤笑

我:看!这个是英先生!

朋友:你们都是这么称呼的吗?

我:不是,你听我……

朋友:那你前几天给我安利的是叫德先生吗?


Hhhhhhh我可耻的笑了德先生是个啥😂😂😂

气得胡适扔掉了两展大旗


今天我也奋斗在安利第一线


胃肠感冒滞留在家心好累【手动再见

闲着没事写两句废话好了


前几天涨了几个粉,诚惶诚恐,有几句话我必须要说


关注我要慎重!慎重啊!


APH的小伙伴们请看我介绍啊!


我吃独受!独受啊!


_(:з」∠)_况且我文笔真的不怎么样

剧情废要哭了,只会肝点没有任何意义的小短篇,嗯,还有尴尬症狂犯的段子和改梗

没有任何技能*

现在蹲的时间最多的是APH坑,偶尔刷一刷DC家的东西*只吃超蝙(或者new52绿蝙?)


所以就是这样?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我可好勾搭了 (。ゝω・。)ゞ